橘貓不請自來「守護」小店7年,不哭不鬧幫助店主招攬客人,一生沒再離開

貓和人的緣分是註定的,比如說有些人因為孤獨而需要一隻貓咪來陪伴她,那麼這時候他是躲不開這只貓咪的,因為只有這只貓咪到了他身旁,才能撫平她心中孤獨的感受,這也就是我們經常為什麼提到貓咪是治癒系的動物,他的可愛和嬌縱,以及當我們擼貓時那種身心靈的放鬆感受,無時無刻的療愈著我們,所以說貓和人的緣分是註定的,緣分到了的時候,你想躲也躲不開。

一家冷清的五金店,一位打瞌睡的店老闆,門內安安靜靜,門外卻熱鬧非凡,因為……一隻可愛的大橘正淡然地躺在街上休息。

「請問我能收養它嗎?」門外的女孩走近屋裡,開門的聲音吵醒了睡覺的橘貓,請求的話語打攪了老闆的美夢,「不能」。

它叫斯坦利,一隻高齡的老橘貓,身後的五金店是它的主人馬克所開。一人一貓的「合作」,令這家五金店成為了巴爾的摩頗為知名的小店。

馬克已記不清有多少人想要收養斯坦利了,要不是那位女孩手中拿著店內的東西來結帳,他都懶得回復。

沒人比馬克更在乎斯坦利,也沒人比他更離不開斯坦利,當這只凶凶的老貓來到他的人生中後,改變的不只是生活,還有命運。

「你要啃螺絲嗎?我這兒不賣吃的」,7年前,當一隻胖胖的橘貓坐在店門口張望時,正為生意發愁的馬克不耐煩地想要趕走它。

斯坦利似乎聽懂了馬克的話語,不再蹲在門前,而是把身子往旁邊挪一挪,讓出了門口,然後隔著玻璃繼續往店內瞅著。

忽然,還未等馬克再次說話,斯坦利一忽溜地跑進了店內,在一個個貨架下穿梭,一會兒跳到櫃檯上,一會兒又鑽進雜物間。待到馬克生氣地追進來時,它的嘴中叼著一隻大老鼠。

在馬克面前露了一手的斯坦利,暫時在店外待了下來……呃,馬克倒不是因為斯坦利能抓到老鼠才沒趕走它,而是店內本就沒啥生意,他想找點樂子打發時間而已。

慵懶的下午時光正是一人一貓睡覺的時候,斯坦利躺在門外曬著太陽,馬克趴在櫃檯上打著瞌睡。彼此起初的相處,沒有一見鍾情,而是隔著一段距離。

直到一位客人的到來,讓一人一貓的關係大大拉近,因為他被斯坦利吸引,順帶買了馬克店裡的東西。

店門口曾經放著一個貓窩,是馬克專門為斯坦利準備的。只是斯坦利並不喜歡,在見到馬克不再排斥自己後,它乾脆住進了店內,不肯再出去了。

櫃檯上有個小紙箱,唯有斯坦利能用,它很喜歡陪在馬克身邊,看著這位新主人在店裡忙來忙去,生活好不愜意。

馬克的「財運」就此開始,雖不能說是斯坦利的到來令他有了好運,畢竟他家的東西質量本來就好,但好多陌生的客人都是因為斯坦利的身影,才順便進入了店裡。

自從店裡有了生意後,斯坦利在馬克心中的地位大大提高,它的脖子上掛著貓牌,它的體內被注射了疫苗……呃,唯有「斯坦利」這個名字,不是馬克為它取的。

斯坦利也是店內的「員工」,而且工作最為輕鬆。因為它不需要做什麼,躺在店外時,有的人會因此進入電腦;蹲在櫃檯上時,客人喜歡摸摸它。

店內的老鼠沒了,貨架上也放滿了貨物,馬克從獨自開店,到後來招了好幾位員工,再到如今有著一家分店,這都是在斯坦利到來後才擁有的。

在未確認收養斯坦利前,同一條街上的一位店家試圖把斯坦利哄過去,畢竟誰都眼饞這只會帶來財運的橘貓。

斯坦利過去了,開心地吃著美食,撒嬌地待在那位店家身旁。結果不到一會兒,它就回到了五金店,蹲在櫃檯上看著工作的馬克。

那條街已被斯坦利走了無數遍,認識它的人會給它打招呼,不認識它的人會好奇它的出身。於是馬克的五金店不用過多地宣傳,每天都有人前來。

7年的時光,讓斯坦利與馬克的五金店牢牢地綁在了一起,它很少去馬克的家(隔著一條街),也沒有在店外過夜,無數個安靜的夜晚,只有它守著五金店。

當記憶中某個熟悉的身影突然消失後,倒顯得有點難以適應了。

斯坦利與五金店仿佛成為了一體,好多客人都是因為它才來到了五金店。可短暫的喵生如何與冰冷的建築長久在一起,更別提人們那容易遺忘的記憶。

快要去喵星前,斯坦利本來已悄悄離開了五金店,不想看到馬克為它傷心。

可在消失了2天后,斯坦利拖著衰老的身子,再度回到了店裡,獨自躲在它最喜歡的吊床內,凝望了馬克一會兒後,安安靜靜地去了喵星。

一個紀念框掛在了店裡,框內有著四樣東西——一塊印有斯坦利腳印的石膏、一張斯坦利的照片、一盒斯坦利的骨灰,以及它曾經佩戴的貓牌。

7年時光匆匆而過,貓已走,人已變,唯有那家冷清的小店,以及擺在門邊的紀念框,好似在告訴著人們,這兒曾經有只貓咪守護過。

「不是吧,你還真的啃螺絲」,冷清的小店裡,凶凶的橘貓蹲在櫃檯上,開心的男子捂著手。前者歪著頭,後者瞪著眼,窗外的陽光灑在門口,街上的行人駐足停留,原來這一切幸福,皆在每分每秒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