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開始照顧父親,9歲摘辣椒每天賺7元,養活癱瘓父親,十年如一日:孝心感動無數人

他  還是個孩子,卻又不像個孩子,他本應倍受呵護,卻化身小小守護者,

他不明白什麼是命運,卻天生不信命。他就是  小小勇士,郭豪然

(一)一場意外打破了這個家的平靜

2012年,郭豪然出生在  周口市太康縣馬頭鎮前坡村,他還有兩個姐姐,

家裡的條件不好,一家五口  生活得清貧拮据

一貧如洗的  家中陳放的傢俱很少,有些  傢俱的歲數比郭豪然的還大

家中的經濟來源是父親外出務工,母親在家照顧孩子們,順便做些零工補貼家用。

即使父母都為了給兩個孩子提供好的成長環境,但是無奈現實過于殘酷, 

靠做苦力活賺來的錢只能勉強維持一家人的基本溫飽,所以在郭豪然和姐姐們的童年裡,

聽到最多的不是「想要什麼」而是「能省則省」。

幸運的是幾個孩子都勤奮又懂事,基本沒有讓父母為他們操太多心,也從來沒有埋怨過命運和生活, 

品嘗不到山珍海味,粗茶淡飯也能吃得津津有味,看不到柏油馬路。

走在鄉間小路上也覺得風景宜人,一家人生活雖然過得緊湊,

但是因為有兩個可愛乖巧的小孩,日子也被裝飾得有模有樣。

可是上天總愛開玩笑,在郭豪然  三歲的時候,一場意外打破了這個家的平靜。

父親在上班的路上  不慎遭遇了交通事故,由于交通事故太過嚴重

父親被送往醫院救治的時候,醫生給出的診斷是  全身癱.瘓,意味著父親就此只能臥病在床,

大小事宜都需要人照料,這個消息讓母親和兩個孩子都難以置信。

父親在得知自己情況之後,想到家裡為數不多的積蓄應該為了給自己治病已經花得差不多了。

如果自己的  後半生還需要靠著吃藥治療才能存活,那對妻兒來說都是一個負擔,而

父親最不願看到的就是拖累家人,于是不止一次的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對自己和家人而言或許都是解脫。

後來父親的情況愈加嚴重,  肺部感染需要轉進ICU進行治療,看到高額的治療費用,

父親提出想要回家療養的想法,遭到所有人的拒絕。

(二)「兒子牌」麵條

姐弟三人被親戚帶到醫院來,不知道癱.瘓是什麼意思的郭豪然,只是以為父親偷了懶睡起了大覺,

母親騙孩子說父親只是累了想休息一陣子,按按摩就會好得快些。

郭豪然聽聞,立馬  趴在病床上給父親拍打身體,惹得父親止不住流淚,

暗自在心裡打消了離開世界的念頭,立志要為了家人勇敢地活下去,不能讓孩子們沒了父親。

父親出院回家後,家裡的頂樑柱變成了柔弱的母親,  家裡除了年幼的孩子,

還有躺在床上的丈夫,肩上的擔子變得更沉重,也不能離家太遠,于是繼續在之前打零工的地方工作。

姐姐們都在外面上學,在母親去上班的時候,家裡就只剩下三歲多的郭豪然和癱瘓的父親,

郭豪然懂事又主動地接過了照顧父親的責任。

但畢竟還是個小孩,在如何照顧病人上面有太多知識盲區,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進行護理,

在剛開始生病的時候,父親身上出現了一些褥瘡,好在被及時發現。

向醫生詢問了專業的照顧方式,  郭豪然就模仿著母親給父親翻身擦洗和按摩的動作,也學得有模有樣

父親從沒有提出過自己有什麼需要,郭豪然也會主動幫父親洗頭和換尿不濕,在沒有什麼事可做的時候,

就把饅頭或者蘋果放進父親的手裡,握住父親的手,幫助父親鍛煉手腕力量。

這些事情是對一個成年人來說都是瑣碎且麻煩的事情,可是這些事在郭豪然三歲的時候就開始著手,一直堅持到如今。

在  郭豪然七歲的時候,母親在工地卸磚,到了飯點仍然沒有回家,雖然父親不說,但是郭豪然還是擔心父親挨餓。

從沒有進過廚房,長得還沒灶台高的他,一本正經的端鍋燒水,

為  父親煮了第一碗「兒子牌」麵條,當然,煮出來的面只有外面一層熟了,裡面的還是生硬。

可是就是這碗簡單的麵條卻讓父親感動不已,這不是一碗麵條,  這是兒子的懂事和對自己的愛,

于是這碗麵條就成為父親多年來所吃過的最美味的食物,含著淚,將一整碗夾生麵條吃了個精光。

(三)摘辣椒每天賺7塊錢

除了在照顧父親這件事上盡心盡力,郭豪然還在  空閒時幫著母親做家務農活

洗碗掃地他搶著做,讓媽媽下班回來吃完飯就好好休息。

到了秋收的季節,  郭豪然跟姐姐們會跑到地裡,陪著媽媽一起掰玉米,

玉米林太過茂盛導致郭豪然的臉上和身上都被刮出傷口,又癢又疼,可是他從沒有吭過一聲。

回家後  害怕父親擔心,也忍著淚水寬慰父親不累不辛苦

臉上佯裝出來的輕鬆使得父親心疼,雖然古話總說「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

可是孩子們實在太過年幼,還沒有過上好日子就要報恩反哺,未免太過殘忍。

每逢週末,  郭豪然會主動幫鄰居家摘辣椒,這樣他能每天得到7塊錢的報酬。

7塊錢在別的孩子看來可能很不起眼,但是對郭豪然而言卻彌足珍貴。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如今已經是郭豪然照顧父親的第六個年頭,年滿九歲的他正值小學四年級,

興許是天賦使然,郭豪然  一邊照顧父親一邊學習,成績也始終名列前茅,家裡斑駁的牆壁上貼滿了他的獎狀。

他會  在學校裡撿起空塑膠瓶裝進袋子,等到放學後提著袋子去將塑膠瓶賣了換錢,只為了父親的一句「想吃包子」。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