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媽退休後「丈夫因她無趣提離婚」!整天在家「兒子出聲點醒她」 離家旅行「重拾人生新目標」:重拾新人生

退休之後,你最想做些什麼?一位的大媽年輕時總是循規蹈矩地工作,退休後她別無愛好,生活簡單到連丈夫都因無聊而向她提出離婚,眼見家庭危機,她相當無力,只能終日沉溺在網路上,精神也出現了狀況。然而就在兒子送她一輛登山車後,退休大媽的人生瞬間改變,甚至激勵了無數人!

退休大媽人生崩盤時,騎車點亮新世界

李冬菊1958年出生在河南,退休前是汽車製造廠的倉庫管理員。23歲時,她與部門的男同事結婚。1982年,兒子出生。李冬菊內向話少,加上工作性質使然,她很少與人接觸,朋友也不多。43歲時,由于廠區內部績效不佳,她辦了退休手續,賦閒在家,除了上網外,終日無所事事。

她滿以為,自己的人生將會如此平淡無奇地謝幕。沒想到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丈夫突然向她提出離婚,說日子過得沒意思,他想換種活法。李冬菊很震驚,心想這樣的日子怎麼就沒意思了?

離婚後,李冬菊始終無法接受現實。她迷上了叫「浪漫莊園」的網路遊戲,開始沒日沒夜「種菜養雞」,當「農場主」做自己世界的王,一天恨不得有20個小時都泡在電腦前。

兒子大學畢業後,當上了網路工程師。眼見老媽網癮如此之大,兒子驚訝的深吸一口氣,也苦勸李冬菊戒網。李冬菊也曾強迫自己「脫離網路」,但她失眠得厲害,每天睡2個小時是常態,畢竟不上網又能做什麼?

2008年,50歲的李冬菊正式到了適合退休的年齡。她的狀態越來越差,而且越來越容易遺忘瑣事,反應也比別人慢好幾拍。

2010年,兒子帶她醫院檢查,她被確診患上了憂鬱症、狂躁症和老年癡呆。住院治療了一段時間,她的病情並無明顯好轉。

這一年,兒子結婚,搬到新房居住。有段時間李冬菊心情很不好,半夜經常打個電話把兒子叫起床,聽她哭訴一番。

2013年5月,小孫子出生。李冬菊去帶過幾天孩子,但她的情緒經常出現波動。見婆婆這種狀態,兒媳也不敢再讓她帶孩子了。

家人既矛盾重重,又充滿擔憂和不安。2013年底,「不勝其煩」的兒子突發奇想,給李冬菊買了一輛捷安特腳踏車,說:「媽,你去騎車吧!免得你待在家裡無聊!」李冬菊同意了。

第一天,李冬菊騎著車出門。這台車的車座細小、速度很快,讓她感到不適,忍不住說道:「這是什麼破東西啊?」

上網一搜,她才知道,車的車座不是用來坐的,而是起一個支撐點的作用,所以騎車姿勢是俯臥式,李冬菊也暗暗決定,要征服它。

此後,李冬菊每天都出去騎車。她越來越習慣了新姿勢,距離也從家附近延伸到市郊。一場揮汗如雨的行程,她感覺身心放鬆,漸漸「入坑」後,她購買了專業的服裝與配備,也結交了一些車友。天天在網上看別人發布騎車遊走各地的美圖,李冬菊深受刺激:「我也要騎出家鄉,騎向世界!」

當下李冬菊就在網上四處找車隊,想加入人家的長途單車旅遊活動。「你騎過長途沒?一天能騎多少公里?」這開門見山的問題,每次都把李冬菊給問倒了。別說騎,她這輩子都沒走出過家鄉!

結果不出意料,別人都不帶她去玩。2014年8月,有個車隊在招募隊員前往東南亞,她試著聯繫,隊長居然接納了她。她回家告訴兒子兒媳,還說第一站是越南。兒子根本不同意,因為過去李冬菊在路上出點小狀況,都會急急忙忙地求助他。

「媽,我是讓你騎著玩,你怎麼還認真起來啦?這樣我們怎麼放心?」兒子非常擔憂。兒媳也是反覆勸她三思。

李冬菊才不管。她下的決定,誰也攔不住。兒子見拗不過她,只好囑咐她,千萬注意安全。

燃燒吧小宇宙!一人一狗單騎走川藏

2014年11月初,李冬菊買好了鄭州到南寧的火車票,準備與車隊會合。8日動身時,她和隊長聯絡,卻沒有獲得回應,那一刻,她欲哭無淚。

她不知道對方為何放了她的鴿子,她只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很快,她帶著摺疊好的腳踏車上了火車,一路向南。

在南寧,李冬菊見到了兩個同樣被放鴿子的隊友。三人抵達河內後,李冬菊從火車上搬下了車。看著周圍陌生的一切,她有點傻了眼。不會越南話也不會英語,自己的老人手機上不了網,連吃飯都成問題。三人只好用最笨的方法—看別人桌上菜,然後拉著服務生各種指示,才吃到了想要吃的食物,也總算在一處家庭旅館住了下來。

安頓好後,李冬菊請房東給國內的兒子打電話報平安,還托房東聯繫上一個越南導遊。

對方是一個17歲的男孩,男孩非常熱情,盛邀她前往芽莊。

那幾天在河內的旅程,儘管不認識路標,但李冬菊學會了連手勢帶比畫地問路。之後,三人從順化向峴港騎。這天下雨,他們經過一段很長的山路,越往上爬越風急雨大。李冬菊穿上雨衣騎到一個急彎處,感覺身後有股蠻力在拽她,差點就滾下車、滾向萬丈懸崖。努力支撐住後,她定睛一看,發現是雨衣卡進了後輪。驚魂未定的她連忙把雨衣四角系在腰間,顧不得下身被淋透,繼續前進。

之後,由于想法不同,三人分道揚鑣。李冬菊獨自前往芽莊,見到了男孩。男孩將她安頓在他家,他住到了自家的養蝦場裡。此後,李冬菊和男孩一起騎車,暢遊越南,也成為了忘年之交。

在越南牛刀小試後,李冬菊從河內回到南寧,又去了雲南麗江。一路天高氣爽的旅途中,煩惱算什麼,早拋到了九霄雲外!

她住下來,在一家美容會所做清潔工。早上9點忙到晚上7點,她幹得不亦樂乎。呼吸著麗江新鮮自由的空氣,她覺得值得!

這年春節,兒子一家人也來到麗江過年,見她生活過得有滋有味,總算放下心來。隨後,李冬菊返回鄭州休息。可一回到熟悉的環境中,頭痛又周而復始地發生,不想見人,不想說話,不想睡覺,一切都糟透了!她趕緊收拾行李,殺到海南。一場酣暢淋漓的旅遊後,果然感覺好多了。看來,自己的出路不是在遠方,就是在去遠方的路上。李冬菊決定挑戰西藏!兒子一聽急了,說高山症反應可不是誰都扛得住的,更何況她還有氣喘!李冬菊自信地說:「我保證照顧好自己,而且我還要帶『犀利』一起去呢!」兒子目瞪口呆。

「犀利」是李冬菊養了多年的一條家犬。她決定,帶上這個孤單老朋友去看看世界!

2015年5月,李冬菊帶著「犀利」啟程前往成都。人群中,李冬菊和「犀利」尤為引人注目。很多騎友豎起大拇指,也善意提醒她對川藏線的路況要有充分心理準備。李冬菊拍拍「犀利」:「老夥計,要給力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