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國只帶二房告訴原配:那邊只能一夫一妻 你留下吧 兒子為母鳴不平,九年後終于母子團聚

民國時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新思想和舊思想互相碰撞。

儘管人們在這個時候拋棄了許多封建教條,但是仍然留下了一點殘餘。

1990年5月18日,李宗仁的原配夫人李秀文在廣西桂林舉辦百歲壽宴時,

她的獨子李幼鄰和孫女雷詩從美國萬裡跋涉歸來,與廣西統戰部門的工作人員們一起為李秀文祝壽,

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李幼鄰雙眼噙滿了淚水,說道:

「我的母親已經活了100歲,可她卻是守活寡整整70年啊!」

李幼鄰與母親李秀文

此時,李幼鄰也已經是70多歲的老者,心裡仍有為母親而發的不平之氣,他話裡話外,

透著對父親李宗仁的責備,對二夫人郭德潔的不滿,更有對母親的關懷與憐惜。

李秀文曾在口述回憶錄裡深情地說道:「我三十多歲就沒有了婚姻的樂趣,幸虧有兒子陪伴了一生。」

李秀文回憶錄

1992年6月18日,102歲高齡的李秀文與世長辭,李幼鄰從美國回來奔喪,

因哀思過重加上旅途顛簸,本來身體無恙的他,很快身體狀況急轉直下。

1993年3月,李幼鄰自覺生命垂危,無法再為母親修墓,不禁著急落淚,他臥病在床,

讓人代筆,向國內親友寄去1500美元,具體交代了為其母築墓事宜,當年5月,他追隨母親而去。

李幼鄰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他的一生都想為母親爭口氣,以摯真的親情給她回報,

平生事母至孝、關懷入微,這也是李秀文不如意的婚姻生活中最大的幸運和安慰。

 

1、丈夫發達後另娶嬌妻,李秀文默默隱忍

李秀文是廣西臨桂縣人,與李宗仁同村,比李宗仁大幾個月,是個傳統女子。

1911年,二人由父母包辦成親,當時,李宗仁還在廣西陸軍小學讀書習武,對這位妻子,

他一開始或許沒有多少感情,卻頗為敬重,因為結婚後他一直在外奔波,根本無暇照顧父母,

就由李秀文在他家中伺候公婆、操持家務,代他盡孝。

李宗仁

 

出于感激,回家後經常教妻子認字,還為她正式起了「李秀文」的名字,

後來,二人感情越來越好,1912年,李宗仁考入廣西陸軍速成學堂,

每逢休息日,哪怕離家60多裡路,也要趕回來與李秀文團聚。

李秀文早年曾為李宗仁生過一個兒子,但孩子很小時就夭折了,

1913年,李宗仁從軍校畢業後,一直在外南征北戰,參加護國戰爭、

護法戰爭和粵桂戰爭,軍階也從排長升到營長,與李秀文聚少離多。

1919年,戰局稍為平靜,李宗仁駐軍在廣東新會縣,併兼任縣長,

他派副官將妻子接來同住,1920年,李秀文在新會生下了兒子李幼鄰,孩子的到來,更讓他們有了家庭的歡樂。

李秀文

 

1921年,因局勢不穩、戰爭爆發,李宗仁派人把母子倆送往上海,自己則聯合了

十幾連人馬前往桂平縣一帶的玉林地區,成立了「廣西自治軍第二軍」,自任司令。

李秀文長相福態,常有人說她命好、八字好,說也奇怪,從她嫁給李宗仁後,

李宗仁的事業發達得很快,短短十年時間,便由大頭兵成為了廣西「自治軍」第二路總司令,

1923年,他與廣東孫中山大元帥府取得聯繫,加入國民黨,從此開始了政治生涯。

就在丈夫平步青雲之際,李秀文忽然得知,李宗仁身邊出現了新人。

郭德潔比李宗仁年輕15歲,是桂平縣人,原名郭儒仙,結婚後由李宗仁改名為「郭德潔」。

其父郭六是縣城裡的泥瓦匠,家境小康,郭德潔自幼爭強好勝,20年代初,

桂平縣剛剛興起女子上學的風潮,郭德潔便不顧家人勸阻、鄰居譏笑,

報名進入桂平女子學校讀書,這讓她在偏僻之地也得以接觸新學、開闊了眼界和見識。

 

郭德潔

1922年,郭德潔16歲時,李宗仁帶著浩浩蕩蕩的人馬入駐桂平縣,幾天後,

他站在城樓上觀察地勢時,看見郭德潔騎著腳踏車從城樓下經過,看起來清純動人,

不禁一見鍾情,後來托朋友介紹,李宗仁與郭德潔相識了,一起吃了幾頓飯,

而郭德潔對這位既威風又儒雅的司令也非常仰慕。

李宗仁有意迎娶郭德潔,郭父一開始並不同意,一來李宗仁已有妻室,郭德潔只能作妾;

二來,郭德潔和他人早訂有婚約。

 

但郭德潔很有主見,堅持要取消婚約,嫁給李宗仁這個桂系將領當側室,

當時李宗仁的防區已經擴大到七個縣,與白崇禧部聯合後,成為「定桂討賊聯軍」總指揮,

在桂平一帶勢力不小,郭父無法對抗,只得在1924年把女兒嫁給了李宗仁。

2、一主內一主外,二房成了民國第一夫人

李宗仁娶了郭德潔後,寫信給李秀文說,他在外征戰,身邊沒有女人照料,而現在桂系隊伍聲勢已大,

他擔任廣西省綏靖督辦公署督辦兼廣西陸軍第一軍軍長,也需要有人幫他交際應酬,

因此在朋友介紹下,娶了郭德潔為側室,並讓她放心,她的正室位置不變,讓她安心在家帶孩子和侍候公婆。

李秀文不喜歡爭,因此從未表示反對。

1925年,李宗仁統一廣西、任桂系領袖後,把李秀文和李幼鄰也接到桂平同住,

後來遷往南寧,李幼鄰入讀南寧初小。

 

李幼鄰與母親

一開始,郭德潔對大太太李秀文還畢恭畢敬、禮數周全,謹執側室之禮,

而李秀文也從不在她面前擺大太太架子,兩個女人相處不錯,但不久後,

隨著郭德潔認識的官太太、政治人物越來越多,閱歷已深,便不太愛搭理李秀文,再不與李秀文一同外出了。

對此,李秀文在自傳裡無奈地說道:「都是外人挑唆,不怨郭德潔。」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