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歲隱退、60歲活成人生贏家:我失去事業,變醜變胖,又怎樣?

就在最近,黃磊在《嚮往的生活》中提起了一個久違的名字,瞬間引發一代人的集體追憶。

他誇獎新生代演員張子楓,長得像年輕時的山口百惠。

「每次看到她都有一種美好的感覺。」

提到這個名字,相信很多年輕人都很陌生?

但在70、80年代,她絕對是「神」一樣的存在——

她是影、視、歌三棲明星。13歲出道,15歲風靡日本,20歲更是火遍東南亞,

成了多少人爸爸媽媽心中的女神偶像。

可就在21歲的巔峰時期,她選擇為愛隱退。

如今,60歲的山口百惠,早已完成了從巨星到普通人的回歸,而她跟三浦友和已攜手走過近40年。

她隱退的決定,讓舞臺失去了一個頂級巨星;

可40年不改的恩愛,成就了一段最美的愛情童話。

「喜歡我的人很多,只有你,把我當普通女孩」

1974年,15歲的山口百惠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歌手。

幾乎所有人聽到她的名字,都會友善地微笑,或者故作熱絡地客套兩句。

可第一次見到三浦友和,這個男人的態度卻出人意料。

他淡淡說了句,「請多關照」,說完……就轉身走了。

或許是這份冷淡成功吸引了山口百惠的注意,讓她對這個男人留了心。

她叫他,「友和君。」

他叫她,「小百惠。」

那麼,「小百惠」是什麼時候對「友和君」動心的呢?

初次合拍廣告片後,因為機緣巧合的機會,他們又一起合作了電影《伊豆的舞女》、

《潮騷》等多部電影,每一部都反響熱烈。

有一次,在採訪中,山口百惠以一種與年齡不符的「老練」,

順口說著客套話,熟練應付記者的問題。

可是當輪到三浦友和回答時,他卻直白地告訴記者自己真實的感受。

話不好聽,卻有難得的直率。

那一刻,他的真誠一下讓「小百惠」自慚形穢。

其實,山口百惠會被這種特質吸引,並不奇怪。

很多人評價她,「有著超越年紀的成熟和神秘感」,可拋開這一點,

她也不過是一個十幾歲就誤打誤撞進入名利場的少女。

在公司的安排下,她唱了很多被認為是「出格」、「早熟」的歌曲。

《一個夏天的經歷》中有一句,「獻給你,女孩子最珍視的東西……」

《青色的果實》,歌詞是這樣開頭的,「如果是你的希望,我經受什麼都行……」

面對這個未成年少女,很多媒體刻意追問這一方面的隱私。

以男性讀者為對象的週刊雜誌的記者來訪,最感興趣的就是問「你是處女嗎」,

「初次體驗是多大年紀的時候呀」,「對像是誰?」等等……全部訪問沒一點真摯的味道,

只是隨便重複著不沾邊的問題,我退避這類訪問。內容來源:《蒼茫時分》

後來,她在自傳《蒼茫時分》中回憶,「對于性,正正經經提問的一個也沒有。」

有媒體不懷好意地問她,「女孩子最珍視的東西,你認為是什麼?」

可她偏偏不讓對方看到自己害羞、出糗的模樣,反而坦坦蕩蕩地回應,「是誠意」。

對于一個少女時期就出道、走紅的女孩來說,這些都是巨大的心理負擔。

她用盡一切偽裝來保護自己,所以當她看到坦坦蕩蕩,

毫無畏懼的三浦友和時,很難不被這樣的靈魂吸引吧。

「我的脆弱和無助,只能對你說出口」

這之後7年,兩人共同主演了12部作品。

幾乎每一天,他們都是在一起度過,他陪伴她,從少女走向成熟,兩人漸漸滋生出愛情。

相愛的兩個人,無論如何是掩飾不住的,即使不說出來,愛也會從眼睛裡、從笑容裡冒出來。

聽三浦友和唱歌聽得入了迷,山口百惠的眼睛裡充滿欣賞和愛慕。

發現鏡頭在拍自己,忍不住笑了出來。

總是想要偷看他,可一旦目光相接,又害羞地藏起視線~

在她的眼睛裡,他總是完美的樣子,唱歌好,演戲好,連說話時也散發著魅力。

三浦友和的小表情呢,也根本沒藏住。

雖然是專業演員,可面對主持人對他們的調侃,依然害羞得抬不起頭來。

根本不敢回應她的目光,因為,兩個相愛的人一對視,真的忍不住會笑啊~

作為最佳螢屏搭檔,兩個人只要同框,滿臉都寫著「般配」。

可真到了三浦友和正式示愛的那一天,山口百惠卻下意識地不敢接受。

有人說,一個成年人在感情中的樣子,折射了她童年時期的缺失。

對山口百惠而言也是如此,原生家庭就是她的噩夢。

她是私生女,母親以情人的身份生下她,獨自撫養她長大,

那個男人一天都沒有盡過當父親的責任,甚至還經常跟母親要錢。

可讓她真正對「父親」的幻想破滅的,卻是他「獸性的目光」。

上中學前,那個男人罕見地回到家裡,對她說,

「只要和男的挎著胳膊在一起走一走,看我不揍扁了你!」

山口百惠在自傳中形容道,

「他的目光不是父親看女兒的目光,而是像看自己佔有的女人那種動物的目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