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邁老人有兒有女卻無人照顧,22歲女孩辭職照顧爺爺,為討要贍養費,和大伯翻臉

年邁老人臥床不起,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全由孫女照顧,未成家的女孩有太多的不方便處理爺爺的衣食住行,

畫面讓人心疼,可老人的兒女呢?離家在外?

輪得到需要一個孫女來照顧,結果卻讓人寒心,他的兒子,兄弟倆,就住在老人的隔壁,因為吵架糾紛,就忘了親生父母的養育之恩,女孩的舉動剛讓這不孝順的兒子無地自容。女孩掀開被子,腐爛味夾雜著消毒水的氣味撲面而來。

因為長時間臥床,82歲的爺爺臀部兩邊都生了褥瘡,每天幫爺爺翻身擦藥、擦屎端尿,對一個22歲還沒成家的女孩多少有些不方便。

但是老人不是沒有兒子,兄弟倆都住在老人隔壁,僅僅是門對著門的距離,為什麼都不來照顧親生父親呢?小敏和父親閔老二去找伯父閔老大說理。然而閔老大態度堅決,表示不把事情解決好,他寧死也不去看自己的父親。

顯然他與父親、弟弟之間有過矛盾,到底是怎樣的矛盾,讓他對自己的親生父親不管不顧。原來,父親從五十歲左右就在弟弟家生活,為弟弟家減輕了不少負擔,現在生病了,弟弟跑過來要求閔老大贍養老人,還不告訴他老人的財產情況。

分家時弟弟就已經占了便宜,現在又要求他贍養父親,在閔老大看來實在太不公平了,而且閔老大並不是沒有照顧過父親,之前他提出過自己出錢出糧,讓弟弟照顧老人,但弟弟堅持輪流照顧父親半個月,他也答應了。但是由于他要接送孫子上學、做生意,常常是飯送給父親的時候已經涼了,為此還被閔老二批評不孝順,讓他覺得特別憋屈。

閔老大不想與弟弟糾纏,直接關上了大門,拒絕看父親一眼。第二天,閔老二來到村委尋求法律援助,

村委幹部立即把閔老大叫來詢問意見。閔老大憤憤不平地控訴起父親的不公,分明是弟弟一家得了便宜還賣乖,得了父親的照顧,拿了父親的財產,如今父親沒用了,反讓他這個大哥來贍養,這哪門子的道理。

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想要他贍養老人,除非將父親的存款、房產分給他一半,小敏說,老人的存款有4000餘元,他們都沒有動過,完全可以分給伯父一家,但是老人的房子早已坍塌,現在住的房子是閔老二自己掏錢建的,不可能拿出來分。

但是閔老大並不同意,律師告訴閔老大,贍養老人是義務,和遺產分配沒有任何關係,不管有沒有遺產,都必須贍養老人,如果要解決遺產分配的問題,可以通過司法程式解決,閔老大無法接受,以「要接孫子放學」為由離開了村委會。

看到哥哥這樣決絕,閔老二一臉無奈,這些年,他一直都有癲癇病,幹不了重活累活,妻子也有冠心病,身體瘦弱,也無力照顧老人,一家三口只有小敏身體健康,因此照顧老人的重擔全都壓在了小敏一人身上。

22歲的女孩本該在外工作、拼搏、談戀愛,現在卻不得不回老家獨自照顧爺爺,剛從市場回來她就走進爺爺的房間裡,

得知爺爺還沒有吃飯,趕緊給爺爺打了一碗粥。別看這只是一碗粥,裡面都是雞肉魚肉和各種蔬菜,小敏和父母平時都捨不得這麼吃,老人嘴張不開,小敏只能用針管喂到他嘴裡,老人沒有臥床時,小敏隔幾天就回來一次照顧他。

兩個月前老人臥床後,生活不能自理,又患有嚴重的老年癡呆症,小敏決定辭職回家專門照顧爺爺。為了照顧爺爺,小敏在爺爺床邊鋪了一張簡易的小床,每天晚上給老人守夜,老人吃完飯後,小敏還要給他翻身清理排泄物。

每天幫爺爺翻身擦藥、擦屎端尿、洗澡換尿布,且不說對一個沒有成家的女孩子來說,多少有些不方便,每天晚上守夜,一天天這樣熬著,身體也吃不消。媽媽看到本該上班的女兒,把工作辭了,還沒成家就要每天給爺爺洗澡、換尿布,心裡十分內疚。這些事本該是他們夫妻倆做,卻因為身體不好,只能讓女兒承擔,她覺得自己耽誤了女兒,提出讓自己來照顧老人。

小敏堅持自己照顧爺爺,她說,自己從小是爺爺帶大的,在爺爺最困難的時候,不能棄他而去,小敏始終記得自己與爺爺的幸福時光,小時候爺爺趕集時,總是會買一個紅糖餡的包子給她吃,這樣的幸福是她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她說,爺爺陪她長大,她要陪爺爺走到最後,無怨無悔。

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老人年輕時的偏愛,造成了兩兄弟如今的隔閡,做父母的,要儘量做到一碗水端平,而不是厚此薄彼,而作為子女也要體諒到父母的難處,而不是計較一時的得失。

贍養父母是我們每一個人應盡的義務,

作為大哥,即便是父親當年的行為有失偏頗,

但養育之恩大于天,在父親最艱難的時候也該負起責任,

讓老人在和諧的家庭氛圍中安度晚年。

一個22歲的女孩尚且能明白此中道理,

無怨無悔地照顧老人,何況已年過半百的人呢?

在父親時日不多的日子裡,為他盡一份心吧,

別上自己後來想起,惟有淚千行。




用戶評論